在不敌卡塔尔队之后,韩国国家队主帅施蒂利克(63岁)已经无可能带队持续下去了。北京时光6月15日下昼,韩国足协正式宣布:“经与施蒂利克师长教师本人商讨后决议,双方刻期起正式解除原工作合同”这也意味着韩国足球史上执教时光最长的主帅正式离任,而距离他发明“千日”的执教神话,仅仅还剩下4天。

施蒂利克2014年9月24日接手韩国队以来,在这个岗亭工作了整整996天,跨越了许丁茂(912天)成为了韩国足球史上“年限”最长的合同工。施蒂利克签约后给韩国足球带来了耳目一新的变更,亚洲杯的亚军和东亚杯的冠军也让他成为韩国媒体和球迷“热捧”的人物,甚至媲美2002年带领韩国队进入四强的“国民豪杰”荷兰人古斯·希丁克。同时施蒂利克对于韩国校园足球的培植提出了许多名贵看法,这也为韩国足球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从某种意义上说,韩国足球应当感谢这位德国青训教练的资助。

施蒂利克与球员的关系也十分融洽。在一度陷入危机时,包括奇诚庸在内的多名球员帮他说话,并要求外界给予他时光和足够的信赖。在他62岁诞辰那天,韩国队在首尔2-1逆转了乌兹别克斯坦,送给了主帅最好的诞辰礼物。同时,奇诚庸等人随他在赛前庆生的照片也风靡收集。不仅如此,施蒂利克也擅长和韩国本土教练沟通,并在韩国足协技巧委员会长官李容秀的资助下与他们就足球问题沟通。在韩国足坛,无论大巨细小的比赛都能看到德国人的身影。

当然如果不是世预赛的糟糕表示,也许施蒂利克还能在干下去。接连历史性负于中国、卡塔尔导致出线局面一发千钧只是个中一个方面,更主如果施蒂利克掉踪去了对球队的信念和对球员的耐心。除了张贤秀外,此前他看重的郑又荣、石现俊等人都被接连打入冷宫,并且在世预赛今朝是A组丢球最多的球队,这也是韩国足协和媒体不克不及容忍的。当然,在宣布会上“怒怼”记者,搪突媒体也是他自负表示下的一种缺点行为,尤其那句“韩国队没有塞巴斯蒂安那样的球员”,更是让全韩国的媒体和球迷认为他只是一个“推辞责任”的无能之辈。是以,当抵牾弗成折衷时,下课也就顺理成章了,但可惜,韩国足协耽误了太长时光。

与其同时,韩国盛行的“宦海任务制”文化再次表现。当初选择施蒂利克的韩国足球技巧委员会委员长李容秀也随即宣布“卖力”告退。这位1959年出身的世宗大学传授在6月15日下昼的消息宣布会受骗众鞠躬“赔礼”,他也成为了继巴西世界杯兵败后的皇甫官,又一位因战绩不佳“下课”的韩国足球技巧委员会“一把手”。而他的继任者将在前韩国国家队主帅洪明甫、前韩国国青队主帅安益秀之间产生。